最新发布 第3页

任公子阅读.评论.思考!

纳文

桃园

桃园
作者|废名 王老大只有一个女孩儿,一十三岁,病了差不多半个月了。王老大一向以种桃为业,住的地方就叫做桃园,——桃园简直是王老大的另一个名字。在这小小的县城里,再没有别个种了这么多的桃子。 桃园孤单得很,唯一的邻家是县衙门,——这也不能够叫桃园热闹,衙门口的那一座「照墙」,望去已经不显其堂皇了,一眨眼就要钻进地底里去似的,而照墙距「正堂」还有好几十步之遥。照墙外是杀场,自从离开十字街头以来,杀人在这上面。说不定王老大得……继续阅读 »

任公子 2年前 (2020-12-06) 75浏览 0评论 0个赞

纳文

蛇
作者|刘以鬯 1 许仙右腿有个疤,酒盅般大。有人问他:「生过什么疮?」他摇摇头,不肯将事情讲出。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讲出来,决不会失面子。不讲,因为事情有点古怪。那时候,年纪刚过十一,在草丛间捉蟋蟀,捉到了,放入竹筒。喜悦似浪潮,飞步奔跑,田路横着一条五尺来长的白蛇,纵身跃过,回到家,右腿发红。起先还不觉得什么;后来痛得难忍。郎中为他搽药,浮肿逐渐消失。痊愈时,伤口结了一个疤,酒盅般大。从此,见到粗麻绳或长……继续阅读 »

任公子 2年前 (2020-12-06) 85浏览 0评论 0个赞

纳文

伤心者

伤心者
作者|何夕 (一) 上午的菜场正是最繁忙的时候,我看着夏群芳穿过拥挤的人群——她的背影很臃肿。隔着两三米的距离我看不清她买了些什么菜,不过她跟小贩们的讨价还价声倒是能听得很清楚。从这两天的经历我知道小贩们对夏群芳说话是不太客气的,有时甚至于就是直接的奚落。不过我从未见过夏群芳为此而表现出生气什么的,她似乎只关心最后的结果,也就是说菜要买得合算,至于别的事情至少从表面看上去她是毫不计较的。现在她已经买完菜准备离开,我知……继续阅读 »

任公子 2年前 (2020-12-06) 84浏览 0评论 0个赞

纳文

山峡中

山峡中
作者|艾芜 江上横着铁链作成的索桥,巨蟒似的,现出顽强古怪的样子,终于渐渐吞蚀在夜色中了。 桥下凶恶的江水,在黑暗中奔腾着,咆哮着,发怒地冲打岩石,激起吓人的巨响。 两岸蛮野的山峰,好象也在伯着脚下的奔流,无法避开一样,都把头尽量地躲入疏星寥落的空际。 夏天的山中之夜,阴郁、寒冷、怕人。 桥头的神祠,破败有荒凉的。显然已给人类忘记了,遗弃了,孤零零地躺着,只有山风、江流送着它的余年。 我们这几个被世界忘却的人,到晚上……继续阅读 »

任公子 2年前 (2020-12-06) 78浏览 0评论 0个赞

纳文

骑桶者

骑桶者
作者|弗兰兹·卡夫卡(Franz Kafka) 王敏 译本 所有的煤都用光了;煤桶空了;铲子没有用了;炉子散发着凉气;屋子里充满了严寒;窗外的树僵立在白霜中;天空犹如一块银色的盾牌,挡住了向他求救的人。我必须有煤!我不能冻死!我的身后是冰冷的炉子,面前是冰冷的天空。因此,我现在必须快马加鞭,到煤贩子那里去寻求帮助。对于我一般的请求,他一定会麻木不仁。我必须向他非常清楚地表明,我连一粒煤渣都没有了,而他对于我来说简直就……继续阅读 »

任公子 2年前 (2020-12-06) 89浏览 0评论 0个赞

纳文

铸剑

铸剑
作者|鲁迅 一 眉间尺[2]刚和他的母亲睡下,老鼠便出来咬锅盖,使他听得发烦。他轻轻地叱了几声,最初还有些效验,后来是简直不理他了,格支格支地径自咬。他又不敢大声赶,怕惊醒了白天做得劳乏,晚上一躺就睡着了的母亲。 许多时光之后,平静了;他也想睡去。忽然,扑通一声,惊得他又睁开眼。同时听到沙沙地响,是爪子抓着瓦器的声音。 「好!该死!」他想着,心里非常高兴,一面就轻轻地坐起来。 他跨下床,借着月光走向门背后,摸到钻火家……继续阅读 »

任公子 2年前 (2020-12-06) 77浏览 0评论 0个赞

纳文

小兵物语

小兵物语
作者|杨叛 我是一个小兵,守城的小兵。 象我这样的小兵,襄阳有几万人。这些人里,有的是襄阳人,有的却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大家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决不让蒙古人攻下我们襄阳城。 襄阳城里最受人尊敬的就是郭大侠和郭夫人。十几年来,他们一直和襄阳同生死共存亡。要是没有他们,襄阳早就完了。 郭大侠是个好人,对我们从不打骂。郭夫人呢?我不清楚,不过我感到,她要守住这里,恐怕一大半是为了郭大侠。她看人的时候,你总觉得什么都藏不住,……继续阅读 »

任公子 2年前 (2020-12-06) 79浏览 0评论 0个赞

纳文

香蕉的尸斑

香蕉的尸斑
作者|李碧华 新鲜运到的香蕉,像只巨梳,颜色亮黄,肉体坚实,其实最不好吃,因为不够香,而且有点涩。「有『雀斑』的香蕉才好吃呢!」这是会家子选择。 这样说有点俏皮,但较正确,或较恐怖的说法——那些出现在香蕉身上的,应该是「尸斑」。 专家告诉我们,人死后,身体机能停止运作,血管会渐爆裂,血水渗出皮肤,形成褐色斑点。死去时间越长,尸斑出得越多。但肌肉受压的部份,不会呈现尸斑,如仰卧而死,斑点便在身前;俯伏,则在背后。验尸官……继续阅读 »

任公子 2年前 (2020-12-06) 77浏览 0评论 0个赞

纳文

蟑螂

蟑螂
作者|刘以鬯 一 一只蟑螂,像流星,突然出现,突然消失。丁普的思路被岔开了,手里执着笔,一个字也写不出。一周前,写好一封信,用糨糊封口,在桌面上放了一晚,第二天早晨,信封被蟑螂咬烂一条边。 天气闷热,闷得连呼吸也感到困难,仿佛被关在密不通风的贮藏室里,很不舒服。已是阳历十月了,亚热带的气候,在低气压过境前夕,依旧闷热。丁普坐在灯下赶稿,台灯发散出来的那一点热,使他难受。他不自觉地咕哝几句,声音很低。 坐在衣车边替丈夫……继续阅读 »

任公子 2年前 (2020-12-06) 69浏览 0评论 0个赞

纳文

地铁惊变

地铁惊变
来源:韩松博客 ———— 【一、微妙的狼狈】 那个少妇模样的女人,身子紧紧挤贴着周行,气球一样的乳房传递过来一股蜂糖般的粘性,然而,女人却毫不顾忌。 如果在别的地方,周行会觉得占了便宜,但在这拥挤不堪的地铁上,却只是盼望着快些到站,何况,那女人身上还散发出了浓烈的劣质化妆品气息。 因此,周行此时的感觉,或可称作微妙的狼狈。 星期一的早晨,上班时间的地铁就是这种样子。周行好不容易才挤了进去,就如同割据了人生中的一种巨大……继续阅读 »

任公子 2年前 (2020-12-06) 81浏览 0评论 0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