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发布 第2页

任公子阅读.评论.思考!

纳文

将军底头

将军底头
作者|施蛰存 一 成都猛将有花卿, 学语小儿知姓名。 ——杜甫 这是在唐朝,是在广德元年呢,还是广德二年?那可记不起了。但总之是在代宗皇帝治下,西方的强国吐蕃屡次地侵犯进来的时候。 秋季的一日,下着沉重的雨。在通达到国境上去的被称为蚕丛鸟道的巴蜀的乱山中的路上,一枝绕勇的骑兵队,人数并不多,但不知怎的好象拥有着万马千军的势力,寂静地沿着山路底高低曲拆进行着。率领着这队骑兵的那个骑着神骏的大宛马,披着犀革,提着长矛,腰……继续阅读 »

任公子 2年前 (2020-12-06) 330浏览 0评论 0个赞

纳文

击赵

击赵
作者|瞎子 一 「嗨!YOU!」豫让正在路上慢慢走着,忽然听见耳边一声大喝,接着肩膀上被重重拍了一下,不禁打了个哆嗦。回头看去,是新来的赵村长,脸上表情似笑非笑: 「你家的丁税该交了!」他的嗓门很大。 「按……按以前的规矩,我……我家……是不用交的……」豫让费劲地回答,一边咽着唾沫,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的声音比昨天更小了。 「操!什么以前的规矩?!现在是赵家的规矩,智瑶的脑袋都已经给赵大人当酒器了,哈哈!」赵村长……继续阅读 »

任公子 2年前 (2020-12-06) 214浏览 0评论 0个赞

纳文

潘先生在难中

潘先生在难中
作者|叶圣陶 一 车站里挤满了人,各有各的心事,都现出异样的神色。 脚夫的两手插在号衣的口袋里,睡着一般地站着;他们知道可以得到特别收入的时间离得还远,也犯不着老早放出精神来。空气沉闷得很,人们略微感到呼吸受压迫,大概快要下雨了。电灯亮了一会了,仿佛比平时昏黄一点,望去好象一切的人物都在雾里梦里。 揭示处的黑漆板上标明西来的快车须迟到四点钟。这个报告在几点钟以前早就教人家看熟了,现在便同风化了的戏单一样,没有一个人再……继续阅读 »

任公子 2年前 (2020-12-06) 213浏览 0评论 0个赞

纳文

龙须糖与热蔗

龙须糖与热蔗
作者|刘以鬯 一 他叫亚滔,一个卖龙须糖的。那天下午,他在油麻地一幢大厦的入口处卖龙须糖。有几个人围着他。这几个人并非全是顾客,除了一个掏钱买糖的,其余几个都将他的工作当作一种表演。他感到骄傲,集中精神去「表演」。就在这时候,有人刺了他几刀。他倒下,手里拿着未卷成的龙须糖。 二 虽然死得凄惨,所谓「前因」,却是缺乏曲折与离奇的。 三 亚滔死的时候,只有十九岁。与所有的年轻男人一样,喜欢留长发,喜欢穿苹果牌牛仔裤,喜欢……继续阅读 »

任公子 2年前 (2020-12-06) 199浏览 0评论 0个赞

纳文

灵感

灵感
作者|钱钟书 有那么一个有名望的作家,我们竟不知道他的姓名叫什么。这并非因为他是未名、废名、无名氏,或者莫名其妙。缘故很简单:他的声名太响了,震得我们听不清他的名字。例如信封上只要写:「法国最大的诗人」,邮差自会把信送给雨果;电报只要打给「意大利最大的生存作家」,电报局自然而然去寻到邓南遮。都无须开明姓名和地址。我们这位作家的名气更大,他的名字不但不用写得,并且不必晓得,完全埋没在他的名声里。只要提起「作家」两字,那……继续阅读 »

任公子 2年前 (2020-12-06) 218浏览 0评论 0个赞

纳文

林家铺子

林家铺子
作者|茅盾 一 林小姐这天从学校回来就撅起着小嘴唇。她掼下了书包,并不照例到镜台前梳头发搽粉,却倒在床上看着帐顶出神。小花噗的也跳上床来,挨着林小姐的腰部摩擦,咪呜咪呜地叫了两声。林小姐本能地伸手到小花头上摸了一下,随即翻一个身,把脸埋在枕头里,就叫道: 「妈呀!」 没有回答。妈的房就在间壁,妈素常疼爱这唯一的女儿,听得女儿回来就要摇摇摆摆走过来问她肚子饿不饿,妈留着好东西呢,——再不然,就差吴妈赶快去买一碗馄饨。但……继续阅读 »

任公子 2年前 (2020-12-06) 354浏览 0评论 0个赞

纳文

瘟疫

瘟疫
作者|燕垒生 我知道我是疯了,一定是。没有一个人会自愿做这种事的。 每天我穿好从头到脚的防护衣,在我心中并没有一点对此的厌恶和不安。相反,很平静。一个正常的人不会如此平静,即使注定你会死,也没人肯干这事。可是我每天把一车车的尸体像垃圾一样扔进焚化炉里,却像这事有种趣味。 我知道我准是个疯子。 ※※※ 瘟疫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流行的。 当第一个病例被披露时,人们还没有想到这事的严重性,有一些愚蠢的生物学家甚至欢呼终于找到……继续阅读 »

任公子 2年前 (2020-12-06) 70浏览 0评论 0个赞

纳文

肠子

肠子
作者|恰克·帕拉尼克 吸气。 尽量能吸多少就吸进多少空气。 这个故事应该差不多和你能闭住气的时间一样长,然后再长出一点点。所以尽快听吧。 我的一个朋友,在十三岁的时候听到有所谓的「插后庭」。就是屁眼里插进一支假阳具。据说只要把前列腺刺激得够厉害的话,不用手也能有爆射的高潮。在那个年纪,这个朋友有那么点色情狂。他总在找比人家更好的发泄方法。他去买了根胡萝卜和一瓶凡士林。用来做一次小小的私人研究。然后他想到这样在超市收银……继续阅读 »

任公子 2年前 (2020-12-06) 81浏览 0评论 0个赞

纳文

沉沦

沉沦
作者|郁达夫 一 他近来觉得孤冷得可怜。 他的早熟的性情,竟把他挤到与世人绝不相容的境地去,世人与他的中间介在的那一道屏障,愈筑愈高了。 天气一天一天的清凉起来,他的学校开学之后,已经快半个月了。那一天正是 9 月的 22 日。 晴天一碧,万里无云,终古常新的皎日,依旧在她的轨道上,一程一程的在那里行走。从南方吹来的微风,同醒酒的琼浆一般,带着一种香气,一阵阵的拂上面来。在黄苍未熟的稻田中间,在弯曲同白线似的乡间的官……继续阅读 »

任公子 2年前 (2020-12-06) 103浏览 0评论 0个赞

纳文

套中人

套中人
作者|安东·帕夫洛维奇·契诃夫 在米罗诺西茨村边,在村长普罗科菲的堆房里,误了归时的猎人们正安顿下来过夜。他们只有二人:兽医伊凡·伊凡内奇和中学教员布尔金。伊凡·伊凡内奇有个相当古怪的复姓:奇木沙-喜马拉雅斯基,这个姓跟他很不相称[1],所以省城里的人通常只叫他的名字和父称。他住在城郊的养马场,现在出来打猎是想呼吸点新鲜空气。中学教员布尔金每年夏天都在n姓伯爵家里做客,所以在这一带早已不算外人了。 暂时没有睡觉。伊凡……继续阅读 »

任公子 2年前 (2020-12-06) 63浏览 0评论 0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