坛蜜:做我的奴隶吧

    真性情 书生 7年前 (2017-07-18) 4046次浏览

    壹纳网 做我的奴隶吧

    文:蔡江舟

    ———–

    日本情色影星坛蜜演过一部叫做《做我的奴隶》的SM情色片,和它比起来,之前因为SM噱头被炒得沸沸扬扬的《五十度灰》只能算是十五六岁少女玛丽苏的幻想,无论是剧情还是尺度都是。

    也正是因为这部电影尺度比较大,而且坛蜜从头到尾都过于性感妖艳,导致我只能找到上面这一张截图给你们介绍一下。

    电影说的是约炮达人真山明大,在公司对前辈坛蜜一见钟情,但无论怎么向坛蜜示爱,坛蜜都不予理睬。直到有一天,坛蜜直接给她留了言,让他们俩共度一夜,不过条件是,必须全程都要用DV机拍摄下来,而且全程坛蜜都显得很痛苦,对真山明大依然冷冰冰的毫无感情。

    在之后的调查里,真山明大发现坛蜜并不是真心和他共度良宵,只是她在一段SM关心中处于M的一方,这一切,无论是和他过夜,或者是在公共场合裸露,带着某些器具上公交车,都是板尾创路饰演的“老师”给他布置的任务。

    所以每一次坛蜜完成任务都必须用DV拍摄下来,所以坛蜜才会在有一次和他进行中的时候,DV弄掉了,大吼着“不行,没有DV就是不行的”,然后大哭崩溃。

    她已经被控制住了。

    影片在说到她为什么会被控制住的时候,提到了一个细节,就是坛蜜饰演的女白领每天上班下班,回家生活,在日本这样一个高压社会中非常的规律,也非常的压抑。所以当“老师”在酒吧对她说“我可以让你成为不那么无聊的人”时,她才会有共鸣,愿意尝试“老师”的提议。

    同样的,真山明大饰演的年轻男子,每天的生活也就是上班下班,喝酒泡吧,没什么在乎的事情,也没什么稳定执着的想法,在接触到这样一种特殊的关系以后,最后也成为坛蜜的“奴隶”。

    对无聊乃至虚无的恐惧是电影发生的原始诱因。

    我在很久以前的一篇文章里有说到,众生皆苦的原因可能就是因为众生皆执。

    玩《魔兽世界》的人执着于那一件两件装备,所以会有因为一两件装备大打出手,陪吃陪睡,乃至挥戈相向的事情发生。当时有一句话叫“兄弟会之剑一出,天下再无兄弟”的说法,这种痛苦,是因为太执。

    醉心于权势,或获取财富的人,总是用毕生精力努力向上爬,然后上层鄙视中产,中产鄙视底层,底层自怨自艾,看个欢乐颂也要把里面人的阶级属性分析一遍,然后对号入座。总之都焦虑,都不快乐。这种痛苦,也是因为太执。

    我当时还写道:

    我看了太多为了在大城市买一套房,宁愿三十年不把自己当人过的人。他们甚至还组成论坛,专门分享如何尽可能从父母,朋友,以前的恋人那里骗到足够的钱给自己买房。

    “没有上海户口买不了房怎么办?”有人在论坛里问道。

    “摁倒一个上海姑娘。”论坛大佬回复道。
    我也看了太多执意往上爬,以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结果年过半百,在知天命那年突然感觉自己好像白活了这么多年,一下子衰老得像个七十岁老头的人。

    “其实我想做一个科学家。”我真碰到位老先生这样对我说。
    还有更多坑蒙拐骗,兄弟反目的人。

    还有更多伤天害理,作恶多端的机构。

    就不一一枚举了,我相信每一个人从小到大都会碰到许多。

    我那会儿觉得我们痛苦的根源就是这种执念,如果我们能放下执念,做到对什么都看淡,那就没有什么可以伤害到我们,我们也就做到了真正的自由。

    很长一段时间我也确实这么做了,可能是境界不够,可能是本来如此,等待我的并不是轻松解脱,甚至一点都不比痛苦的时候舒服。

    自由是自由了,但伴随着自由而来的还有巨大的空虚,巨大的无聊。

    很长一段时间里,每天我都要思考“我是谁”,“我从哪来”,“我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界上”,而这些在我很忙的时候很简单的问题,现在我竟然一个都答不上来,特别是“我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界上”这个问题最让我痛苦。

    因为我根本找不到我,找不到世界上任何一个人生存的意义——但我暂时还并不想死。

    和这种虚无感相比,原先有实体的痛苦,紧张,焦虑反而显得无比可爱。那种因为一件两件其实根本没什么意义的事情烦躁不安的状态真的无比亲切。

    雷斯林,来自于一本叫《龙枪编年史》系列的小说,雷斯林在里面是一个亦正亦邪,邪恶更多一点的黑袍法师。

    他本来有机会弑神并取而代之,成为世界中唯一的主宰,但是可能是良心发现,可能是看到未来世界中,整个世界只有它一个生命,每天自己和自己在空虚中互相吞噬感到恐惧,所以他放弃了——他宁可一个人面对魔神的怒火,忍受千万年无止境的折磨。

    以前我以为这更多是因为他本质是个善良的人,不愿伤害自己的朋友。但现在我觉得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宁可被折磨,也不愿面对那种空虚。

    空虚中自己和自己反复的感觉,真的太糟了。

    所以在影片的最后,老师放开了对坛蜜的束缚。一开始坛蜜迷茫地求老师不要。

    等过了一会儿,坛蜜看到还在床边,一丝不挂,眼神迷惘的约炮达人真山明大(佐佐木)。后者将自己空虚的人生寄托在一次又一次的猎艳中,但每一次猎艳,都让他的迷惘更重一点。

    多像之前的她自己,其实老师也是一样吧。

    于是坛蜜恍然大悟,红唇轻启,对佐佐木说:

    “私の奴隷になりなさい!”

    “做我的奴隶吧!”

    喜欢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