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网友们,喜欢本站请(Ctrl+D)添加到书签收藏夹,方便下次浏览!

乃木坂46——鈴木絢音与佐佐木琴子

纳文 任公子 4710℃ 已收录 1评论

文:桥本奈奈未

林间溪水簌簌,钟磬余音缭绕,孤鸿渐出云外。

一人着和服,藏青麻布,碎白绣花,宽大筒袖拖地,胸前双层衣襟叠得整齐利落。她不语,无表情,左手执黑子,对手缀白子,面前梧桐色棋盘摆的方正规矩。那人右下点角,三三开局,大开大合,攻击杀棋不留一点余地。她忽得左手如风,飞双立打,落子猛然,一会却又拆退挺挡,且攻且退。棋盘十九路阡陌纵横,没有一处不是她的战场。雾气氤氲,一杯热茶的工夫,场面上,多子围空方正扁,黑厚白薄,独留左上孤一子白棋,胜负已定。她若无其事地整理棋盘,收拾棋子,饮茶作揖,起身拂袖摆个轻柔的懒腰。却依然是一副,“不过是寻常过家把戏,不足为提”的神情,不喜不悲。像是淝水之战,谢玄弈棋,前线激斗个尸横遍野,纵捷报传耳,仍面不改色,气概沉郁清逸。

这是我初见鈴木絢音的第一印象,她擎着一张没有表情的面孔,轻裘缓带,一副“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的模样。

我那时候觉着,她该是个下围棋的好手,无论情势或好或坏,总能泰然自若,保持胜由我定的坦然和自信。所以我有时会想到,她束发扎成发髻,一身素雅长袍,古装扮相,跪坐在山间小庙堂间,空灵似世界为无物。

当年孙策江东对弈吕范那会,来回四十余招,水流琴鸣,也不过就是这么个意思。

鈴木絢音,99年初生人,二期生,也是全团,第二小,仅次于迷离爱一个。如今2017快过去,她在乃木坂里站了4年大半,鈴木絢音始终是这样的容颜。

她似乎永远如此:13年入伙那会儿,3月初春,她短发顺耳,不笑,只是盯着镜头,穿着当时一期生们第二张单曲的制服外套,微斜着头;像是那年年末,堀未央奈的“发卡”,鈴木絢音侧身,不笑,没表情;14年初,她斜头,抿嘴,嘴角有点忽隐忽现的笑意;年中,她侧身,笑的更明显些,刘海偏分向左;年底,她笑的明朗,优雅宁静;到了来年的2015,她头发削短至耳下,抿嘴,嘴角带点弧度;15年夏,鈴木絢音稍咧嘴,笑意渐浓;过了寥寥数月,她修了头发,歪头,又是无表情;16年春,好些,她又笑了点;同年夏,微笑泰然娴静;到了今年年末的时辰嘛…刘海齐刷刷地过眉,教科书级别的面无表情。

算起来,11张公式照,她能算得上是笑着的,不过4张半,听着还行,但要是跟其他孩子们一比(特别是那位笑的双目似弯月的秋元嫂嫂),就显得过于沉闷了。

像是拍照的时候,鈴木絢音心里琢磨着:拍个照罢了,这都不算事儿。然后是便那副镇静自若,仿佛天生如此的面孔。

所以我当时见着她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词,形神叵测(自然是不带贬义)。鈴木絢音初瞧着不太惹人注目,她不甚眨眼,瞳孔像是“梯磴纡百盘,涧谷深叵测”那样,黑亮透彻,纵使人反复摩挲,也猜不透她半点心思。

因此她也有点沉默,像是随叵测而来的赠品。她上节目,不太说话,镜头偶然掠过她,总板着脸,严肃地睁着眼,不带表情,博客上,自从15年2月升格以来,她写的字数都不算多,但喜用短句,擅使标点,每句结尾必会跟上个凌厉的句号,收得生脆利落,不塌拖。再联想起她平日的说话口气,显得潇洒干净。

当初,差不多3,4年前,她刚进入乃木坂那会儿,有人见她,担忧着:这孩子该不会是个哑巴吧,不会说话,那可该怎么办哪。

但他们少有想过,正是因为鈴木絢音沉默,叵测,所以她能做得到自由洒脱,根本不需要任何担心。

因此,以下场景出现了。

自我介绍时,鈴木絢音带点微笑,念着:从小学过剑道,空手道,茶道,浴衣穿着,钢琴(嗯,又是钢琴),长笛,芭蕾,各类私塾应有尽有。引得台下观众们赞赏,古典女子,就该这样嘛。
接着她又说,我来自秋田县,憧憬的成员是,生驹里奈。旁人轻轻私语,同样是秋田出身的,一个好动,一个好静,一位活泼得如浑身精力取之不尽,一位端坐秀静,似古王国公主。然后便是慨叹,同是一处地方来的孩子,性情差别能这么大?

再着,说:喜欢的食物是豌豆和南瓜的杂烩。又会是得到评论,这般女子,不该喜欢蛋糕,曲奇,竟这样平凡近俗。

最后的最后,鈴木絢音碎碎念着,平时我最喜欢飞机,作为飞机宅,已经4年有余,最喜欢的,属Airbus A380,然后以一种细靡耳语的音量:虽然最初喜欢的是B787…台下的先生们终于按耐不住,被这般反差错愕地面面相觑,鈴木絢音这样沉默不语,甚至失去表情的孩子,爱好却不拘一格,颠覆人想象。

鈴木絢音说不定心里念叨着:还没说我善拼高达模型,甚至出过展呢。

只是有时候,世人对鈴木絢音的印象太过深刻,觉得她生来就是一副冷酷,没表情,不常笑的面孔,偶然她赏脸,嘴咧上一回,觉得真是天边遇彩虹,甚是惊喜。

所以我说她神情叵测,不只是因为她表情少,少得分寸铢两,寥寥可数——大部分时间都是严肃的眼神和平滑的嘴角,不只是因为她每每被抛上话茬,总答得及时利落,简洁短少——像编好的程序,自然润畅,不只是因为她坐在长椅上,端坐如钟,稳重不像十代女子,而是我们根本猜不透,她到底还有几招,还有多深。像是,Under live 里她欢笑着嬉闹蹦跳出场,声音明亮清朗,调剂台下先生们的气氛热情,信手拈来,或是在“墓场”那部舞台剧里,浮夸劲道的肢体动作,表情,她都能面面俱到,没一点羞涩,圆浑熟成,我们明明知道她在综艺的镜头外能笑的尽兴,但她总能把台本演的淋漓透彻,这段说我该笑便笑,该沉默时就一言不发。像是一段剑刃,平日收鞘里,绝不显露,若是稍显一寸锋芒,便惊叹世人,说的就是这么回事。

这样忽虚忽实的神气,鈴木絢音把控得极妙。常有人着急,“这段该鈴木说两句了。”她便回,“还没到时辰呢。”然后自己掐着节奏,不经意说上一句出人意料的话,引得满堂笑。鈴木絢音明白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时候沉默,怎么样对综艺来说最合适,分寸节奏,她都懂得很,哪怕世人大多觉得她叵测,沉默。所以很多人会忘记,她的握手真的很不错,很多人会忽略,她谈话其实尚可,不紧不垮,稳定自如。

佐佐木琴子其实也是一个道理。

她和鈴木絢音一个样,不太笑,不怎么有表情,只不过铃木看着冷些,而佐佐木则有点…钝,有点木讷晦涩。

二期生见面会那会儿,初见琴子,觉得她是有惊天人的潜力在的。她扮素妆,如水墨画稿,勾勒寥寥几笔,极浅,极淡,极雅,秀雅温婉,千娇百媚就在不远的后头。第一眼看去,我觉得她像是“倚天”里小昭,浅眉端鼻,颊边微现梨涡,面容白嫩甜美,若是能常笑着,虽还未长成,稚气尚未脱尽,但也有容色绝丽的好身姿在。

所以那时世人都赞她,“名字古风烟煴,即便出演NHK的晨间剧都合乎其理的正统派美少女”,或是“不可思议的2期生,引人注目的自然体”。

但琴子大部分时候却都沉默着,不作表情。所以我有时候会猜,她究竟在想些什么。是像“沉默的大多数”(嗯,王小波那本)写的那样,从沉默中学人性,一声不吭,双唇紧闭,又或是像剪刀手爱德华,通篇169个单字,忽的吐出两三个字,便尽人情,摄人心,最大的可能还是像沙悟净,翻来覆去也就是师傅被妖怪抓走了,满是空荡荡的套话。

琴子坐在那儿,沉默着,没表情,心里像是什么也没想。

若是放在以前的偶像时代,还能说的过去。你明眸皓齿,桃笑李妍,喉间歌声娇柔清凉,圆转自如,即便你不会说话,只是微笑着,也差不多够了。

那是个偶像与粉丝只能在电视方寸荧屏前见上面的时代,她们撕咬,拧抓,靠的是曲子,韵律,为人分寸。平日里你有多寡言,没有人会去在意。

但那个时代已经早早谢去了,21世纪的娱乐节奏快的如机器,生生不息,奔走如火,每一片齿轮都要求尽善尽美。偶像,要能唱,能跳,握手得态度暖人,谈话要分合快慢,得心应手,靠脸吃饭的白天夜晚们早就一去不复返了。

想想其他的不善言辞的孩子的境遇,大都过得艰难。

像是她进乃木坂4年半载来的命运写照,她有一身靓丽骨肉,白如玉,柔如绸,但给她展现的机会,少得凄然。

所以旁人常喟叹,她天赋卓然超群,却始终找不到自己的方向。

若是再想想她一年四季几乎不变的卫衣装扮,真的会让人相信,她有些不修边幅,自暴自弃。

沉默的人,大多给人以印象,她们说的话不多,是因为没什么料可以抖落,因此偶尔也会被沉默着两个字囫囵吞枣地囊括了所有性格,像是她生来就是这副不言不语地脾性。

沉默的人,也容易被当作是失去性格的人,所以即便她们只是寻常的一颦一笑,也会被人当是稀罕的玩意,拿出来惊叹。

像是:

她说,自己喜欢芝士,母亲手作的汉堡肉,不喜香菇,螺,蘑,常喝面汁,橘子汁,白水,碰上豆乳就全然招架不住。

这点平常事物,大部分人都会叹一句,原来她还有这般内在。

本来嘛,依她的异禀天赋在,没什么是她应付不了了。

只不过我们等得太苦,她明白的太晚,仅此而已了。

琴子是那种漫在灰尘瓦砾中,依然能熠熠生辉的人,只不过若是她仍停步不前,就快要彻底赶不上时代了。像是双方拼火力,智慧,科技的时代,她仍拿着柄冷兵器,古典清净,却已经不甚合群了。

但我们有时候也难免会忘记,她们其实原本就明快清朗,只是偶然在镜头前表现的干涩生疏,就被我们当做了全部。

像是14年夏天的个人PV里,她们笑的清爽,和同龄女子无异。

她们都已经在改变,只是一步一踮脚,步子细小容易被忽略,鈴木絢音如今常上音番,作为选拔的代打,综艺上从各路豪杰那儿学了不少小技巧,小心思,甚至在塔摩利那里也能应付的从容,不怵。

至于琴子,17年春天那会儿,她在Under Live的舞台上,宣言自己要改变,这是她进团来独立踏出的第一步,来的晚了些,但终于也是来了。

像是那些个还没来得及纵横天下的武状元,天赋够了,差一点洗尽凡心的自知和觉悟。

铃木和佐佐木两人,进团快5年了,她们沉默,不太出声,有时看着叵测,因此像是磋磨了好些时辰了,但她们不过一个18,一个19,还年轻着。

生书熟戏,听不腻的曲艺,也就这么个意思

等她们开口了,美妙的还在后面。

本站文章如未注明,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转载请注明转自:https://2046.ren/5658.html
喜欢 (4)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代码 加粗 链接 私信 删除线 签到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条精彩评论。
  1. 上一百堂美学的课,不如让孩子自己在大自然里行走一天;教一百个钟点的建筑设计,不如让学生去触摸几个古老的城市;讲一百次文学写作的技巧,不如让写作者在市场里头弄脏自己的裤脚。玩,可以说是天地之间学问的根本。 ——龙应台
    书生2016年-05月-13日发表回复| unknow| unk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