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网友们,喜欢本站请(Ctrl+D)添加到书签收藏夹,方便下次浏览!

与传统决裂,是一种错觉

首页 任公子 169℃ 已收录 0评论

本文作者|万吉庆

18世纪的法国启蒙哲人曾经以为:一个国家若要进步,须和自己的传统决裂,然后按照理想的蓝图重建新世界。

在进步主义思潮大行其道之际,这种“进步”理念不知俘获了多少人的头脑。事实上,自1789年法国革命以来,许多革命(尤其是社会革命)都有这种思想的影子。

不过,我们知道,传统的形成并非一朝一夕之功。一个国家真能轻松地和自己的传统决裂?法国革命后,高扬理性的革命政府曾系统打压天主教会,然而,不出几年,为了顺应民意,遭禁的公开礼拜制度又重新恢复。熟悉历史的朋友知道,类似情形在许多后革命国家都有重演。

昨天重读《乌合之众》,笔者发现勒庞对传统的解读颇令人称道。他说:“人们能够轻易给传统造成的变化,仅仅是一些名称和外在形式而已。”换句话说,那种疾风骤雨般的破坏,只能改变传统的外在形式,却不能触动它的内核。勒庞也强调,一些传统习俗,时过境迁之后也会成为社会进步的桎梏,然而,对于这种传统,暴力改造却并非明智之举。

一个民族使自己的习俗变得过于牢固,它便不会再发生变化,……变得没有改进能力。在这种情况下,暴力革命也没多少用处,因为由此造成的结果,或是打碎的锁链被重新拼接在一起,让整个过去原封不动地再现,或是对被打碎的事物撒手不管,衰败很快被无政府状态所取代。
勒庞:《乌合之众》,中央编译出版社,2014年版,p.58

历史上常见的王朝更迭似乎可以为之作注。这些革命看似翻天覆地,然而,却并未修正传统的游戏规则。这就引出了问题所在:对待传统,特别是有碍进步的传统,应采取何种态度。勒庞建议:“在稳定和求变之间保持平衡。”也就是说,在继承传统的同时,为其注入新内涵。借助时间的力量,渐进地改良传统。显然,这一过程注定是长时段的。

对一个民族来说,理想的状态是保留过去的制度,只用不易察觉的方式一点一滴地改进它们。这个理想不易实现。使它变成现实的几乎只有古罗马人和近代英国人。
勒庞:《乌合之众》,中央编译出版社,2014年版,p.58

实际上,柏克在《法国革命反思录》中也发出过类似告诫:“保存的性情,外加改善的能力,就是我对一个政治家的要求。” 不了解保守主义的朋友,请记住这句话。按照学者彼得·韦雷克的说法,这句话完美地诠释了保守主义。可见,政治家的双重职能便是“在保存的同时改革。”

当然,这种政治家技艺,在任何时代都是稀缺品。

本站文章如未注明,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转载请注明转自:https://2046.ren/17522.html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代码 加粗 链接 私信 删除线 签到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